2019年,孫盛希以實驗性的創作專輯《希遊記》在第30屆金曲獎中大放異彩,嘗試過了各式各樣的曲風與旋律,剛跨過30歲的她,想以更自在的心情,找回最初愛上音樂的起點。

TEXT & STYLE_ Paul Chen PHOTO_ Kris Kang VIDEO_ Diana Huang MAKEUP_ Claire Cheng @ 21carat studio HAIRSTYLE_ Edmund Lin from ZOOM Hairstyling VISUAL_Yoco FASHION_ Georg Jensen、Longchamp、Maje、Roger Vivier、Sandro LOCATION_ 寒居酒店Humble Boutique Hotel

從2012年第二屆華人星光大道開始,我們認識了孫盛希,一路過關斬將,最終獲得了不錯的第六名;2014年推出了第一張專輯《Girls》,隔年提名了第26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;之後的每兩年,她以規律穩健的速度推出新專輯,混合了R&B、爵士、搖滾曲風,加上她獨特的聲線,為華語歌壇注入了一股新氣象;2018年,孫盛希創作能量大爆發,一口氣推出了《女.人Woman》與《希遊記》兩張創作專輯,並以《希遊記》入圍年度專輯、最佳國語專輯、最佳國語女歌手和最佳編曲人等大獎,最後抱回最佳國語專輯獎;兩年後的《出沒地帶Where is SHI?》更強勢入圍了製作人獎、年度專輯獎等5項大獎,也抱回了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。除了金曲,孫盛希也是其他各類音樂獎的常勝軍,不論輕快的、抒情的,都深深打動人心。「金曲獎一直都是目標,也是壓力。沒得到金曲獎新人獎,有點失落,卻也成了下一張專輯的動力,第三張沒得獎,但同時推出的專輯《希遊記》得獎了,結果壓力回到《出沒地帶Where is SHI?》 上。每做完一張專輯,我都會去分析,並補強不足之處。雖然還沒得過女歌手獎,但 『錄音專輯獎』肯定了專輯製作的過程,也算是完成了一些目標。」

不過,到了這個階段,過了30而立之年,孫盛希也不禁思考: 現階段還想追逐什麼?未能如願的還有什麼?她說,對於獎項的追 求她已暫時放下,而新專輯將會有個截然不同的轉變。「我小時候看著偶像歌手和團體長大,也曾到韓國的唱片公司試鏡,雖然 寫過輕快的歌曲,卻一直沒真正嘗試唱跳舞曲。這次發表的新單 曲〈jagi〉下定決心好好練舞,實現小時候的夢想。」孫盛希在最 新雙人舞曲〈jagi〉中化身戀愛女神,力邀創作音樂人KIRE共同製 作,挑戰性感肢體表演與男女雙人唱跳舞蹈,從音樂、影像、造型,全面進化升級。

說走就走的隨興

孫盛希說自己不擅長規劃旅行,但常會做出衝動的決定,例如某一次,她和幾個朋友聊一聊,心血來潮便熬夜啟程到台南喝牛肉湯。「既然出不了國,我想多探索台灣一些。那一次台南之行,我才發現原來台南變得這麼文青,巷弄間有好多小店和咖啡廳。還去了安平海邊,那裡的景致是台灣少見的,甚至讓我想住下來。」

一個地方待久了,就想會想去透透氣。甚至,在台北街頭走一 走,今天突然不想回家,那就找家飯店住一晚,來場隨心所欲的小 旅行吧!她尤其喜歡住在高樓層有View的飯店房,可以靜靜地欣賞夜景。她的創作啟發常常就在巷弄間探索新的咖啡廳,以及人與人 相處和感情生活中靈光乍現。

疫情前一年,她原本規劃和朋友來一趟美國之旅,順便參加 Coachella音樂祭,當作給自己的30歲禮物,無奈遇到疫情鋪天蓋地而來,只能全部取消,無法成行,徒留遺憾。隔年,疫情又更嚴重,那段期間工作大減,卻也是一段難得的休息,她還是如願去了一趟洛杉磯。「我第一次去,那是我從沒感受過的地方,每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,自由自在,我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和陽光的關係,突然間,我也想當個開心的人。一直以來,我都是個比較容易體會感傷的體質,我相信『孤獨和浪漫可以共存』,這不影響我的生活, 我也能從中抓出音樂的靈感,但這趟旅行讓我察覺:開心與否是一 種選擇。」

韓國是台灣旅客最愛造訪的國家之一,孫盛希身為韓國華僑,是 否有些推薦的隱藏景點呢?「我住在首爾的弘益大學附近,每次回 去,都要到那裡走走逛逛,回顧一下以前常去的店、看表演的小Club,充滿了大學時的回憶。弘益大學以藝術著稱,因此學校附近 的藝術氣息很濃厚。」她說,延喜洞和延南洞也是近來十分熱門的 景點,她同時推薦自己的老家江陵海邊,此地一直都是韓國人最愛的避暑勝地,也是多齣韓劇取景的地點,包括《鬼怪》男女主角邂逅的注文津海邊,BTS專輯封面拍攝的公車站等。

一個人很好,一群人很嗨

孫盛希喜歡海,但因生性害羞,不敢直接穿泳裝,也不是親海那一掛,到恆春拍MV,卻沒有順道去墾丁。心情不好的時候,不想被 打擾,想被療癒,就一個人旅行耍孤僻,但又矛盾地希望有人陪; 跟朋友相約出去玩,她總是懶得規劃,一出門,卻又玩得很開心。朋友們給她很多正面能量,但大夥出遊,她有時會一個人走在旁邊。「我旅行時會帶書,但不一定會讀,倒是一定會帶精油,心情不好或想放鬆的時候,可以擦一下。」耳機是旅行必備,卻不是拿來聽音樂的。「小時候常戴耳機聽音樂,後來,音樂變成了工作, 耳機是拿來確認工作的東西。休息時,我喜歡聽當下來自四周環境的聲音。」

疫情終有結束的一天,屆時,孫盛希最想先來一趟歐洲之旅。 「我很想去英國,主要是想去感受關於音樂的文化和當地的天氣, 可能很像台北,我向來很享受那種憂鬱感。」她也想去法國,感受 當地時尚的一面,還想一邊喝咖啡,一邊欣賞歐式建築之美。
感傷是創作的養分,但生活中有更多開心、歡愉的時刻,未來也 會成為孫盛希的創作來源— 只要她願意做出選擇,回到當初一邊聽著偶像歌手唱跳、一邊手舞足蹈的自己,我們將可預見一個盡情表現肢體、又唱又跳的全新孫盛希。

❝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《Ciao潮旅》2022年6+7月合刊號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