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影集《華燈初上》緣故, 原本已日漸沒落的條通再度成為熱門。 這個曾經是日本商務客及觀光客流連忘返的溫柔鄉究竟有什麼魅力? 看熱鬧之餘,又該如何看懂門道?昔日的媽媽桑席耶娜帶我們一窺究竟。

TEXT_ Paul Chen PHOTO_ 羅挺倬、島內散步 VISUAL_ Yoco

條通女王解碼日式酒店文化

因《華燈初上》的強大卡司、引人入勝的劇情,以及考究的場景,讓片中主場景「日式酒店」的神秘面紗被揭開。日式酒店和台式酒店到底有何不同?一般人或許很難看出當中的貓膩。

條通商圈發展協會理事、人稱「條通女王」席耶娜2003、2004年間正在日式酒店當小姐,做了3、4年之後,到澳洲度假打工,回台時31歲,在條通開了一間酒吧。2016年迄今,「島內散步」邀請她導覽日式酒店文化,今年剛好搭上《華燈初上》熱潮。

Profile:席耶娜

席耶娜是林森北路日式酒吧Bar 9 Taipei老闆,也是「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」理事,前身是「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」,此協會由席耶娜與店家和藝術家合力創辦,由她擔任首任會長,振興條通觀光與商圈生意,並為「島內散步」導覽條通的日式酒店文化。

Ig. siena_bar9

類藝妓嚴格訓練

席耶娜在條通有兩家店,一家是Bar 9 Taipei,另一家是為了導覽而承租的日式酒店,裡面的擺設讓她方便示範日式酒店內服侍客人的方式。她是《華燈初上》劇組田調與諮詢的媽媽桑之一,也曾指導過片中演員。

「不是我們不找人,而是找不到人。」日式酒店小姐的培訓是類藝妓的訓練,小姐們都深諳日文,每天要做簡報,閱讀日本報紙的頭條新聞,作為和日本客人聊天時的談資,還要學插花、高爾夫、茶道等,可說是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。但時代已遠,趨勢已變,疫情後,日式酒店只剩台灣顧客,外來客僅剩5%,駐在台灣的日本客人不愛待在台灣人太多的店,只去日本老闆開的店,即使會來,次數也大大減少。

「我們無法朝原本設定的方向營運了,員工還要不 要學日文?她們已沒有學日文的環境和動機了,我們的教育訓練和服務都要改變。」

年輕顧客也不在乎十八般武藝了,以前花半個小時聊的話題,現在只要上網一查就搞定。「科技把冷漠堆高,年輕人不懂人與人連結的美妙。」她感嘆說。

看熱鬧 也看門道

除了服務與小姐養成,日式酒店還有特別的「機關」:設有感應燈、兩道門,也會把地板墊高,通常男廁也比較漂亮。「日本顧客認為如果你能把最髒的地方顧好,其他地方也不會太差。」席耶娜開的Bar 9 Taipei已有 10年歷史,但店裡內部維持得很好,讓很多顧客以為是新開的。

條通的今昔

「條通是包容度最高、最安全的地方,非常特別。」除了日式酒店和酒吧,這裡還有男同志、女同志、第三性公關酒吧,第一家紅頂藝人店也在此。很多人認為夜生活興盛的地方,治安會不好,席耶娜不以為然,「這裡外國人多,反而安全。曾有日本客人醉倒路邊,隔天錢包和證件都在,他覺得不可思議。」

隨著《華燈初上》爆紅,很多人想體驗一下日式酒店的服務, 但席耶娜說:「台灣人看不懂其中細節,會帶著落差很大的期待來。」例如台式酒店講求「感覺對了」,但日式酒店的規矩和服務 方式都是針對日客,大多數派駐台灣的日本商務客都是高齡(60歲左右),因此小姐大多40多歲,懂日文、懂察言觀色,這種文化慢慢地也只能在戲劇中見到了。

Bar 9 Taipei

  • Add.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107巷9號
  • Tel. +886-2-2563-3057
  • Fb. Bar 9 Taipei

島內散步

❝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《Ciao潮旅》2022年3月號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