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賢二:臺東,給我無限創作的第二生命

>, 私藏推薦>江賢二:臺東,給我無限創作的第二生命

江賢二:臺東,給我無限創作的第二生命

「大海、光線、空氣⋯⋯整個大自然環境,臺東的美給人無限想像的空間;在臺東,我的創作欲望更多了,過去想做的或沒能實現的,我都想在這裡實現。」──江賢二

TEXT_Vivian Huang THANKS_ 江賢二、臺東縣政府 PHOTO_江賢二藝術文化基金會、臺北市立美術館、周兆志  VISUAL_ Sally Shih

「我很驚奇,自己會在一個地方待這麼久,而且還發展出不同的系列創作。」江賢二搬到臺東金樽,一晃眼已十多個年頭。這13年來,江賢二的創作有了非常戲劇性的轉變,色彩開始繽紛、媒材更多元,作品從平面藝術到立體雕塑、空間展演,而不久的未來,還將有一件最大也是最完整的作品──地景藝術,也就是「江賢二藝術園區」。
「如果沒有搬到臺東,我的繪畫與藝術生命有可能就休止在某一個階段了;臺東,不止給了我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,而且還讓我真的做出創作,包括我之前想做卻做不出來的……當然,環境、年齡和經驗都是因素,但前提是大環境,才有可能讓我創作得出來。」「在這裡,我看到的是壯闊的太平洋、美麗的大自然,眼光和心緒不一樣了,也多了很多以前沒有的領悟,這跟之前在大都市裡的創作經驗是截然不同的。」

逐海而居 落腳金樽

喜歡海的江賢二,回想十多年前到東海岸的尋尋覓覓。那時,他和太太兩人經常沿著東海岸開車,同樣的台11號路,但每一次到了金樽這附近,就感覺「氣很對」、光線特別的不一樣。於是,兩人便花了三年的時間找地、自建屋舍和畫室,「原本只想偶爾過來畫畫的,但一住下來沒多久,便決定搬到這裡了。」
不管在巴黎、紐約或臺北,江賢二都習於把自己關在畫室裡「封窗」作畫,「誰知,到了臺東,窗戶卻愈開愈大,有時候還會到畫室外頭去創作。」對於這樣的轉變,連他自己都大感驚奇。「只是,第一次面對完全極端的顏色,我也大概花了一兩年的時間才有一幅自己認同的作品。」


〈比西里岸之夢〉系列打開了江賢二的色彩之路,用色之繽紛,教人驚豔不已,「之前那些表現抑鬱的作品裡,雖然也有自己滿意的,但若少了這十多年在臺東的日子,便不會後來有這些完全不同的創作。臺東的山海大氣,人在這裡生活,很自然就會放空,是很大的bonus,我很感謝臺東這個環境給了我創作的第二生命,讓我可以沒有框架限制地進行創作。」

回歸到大自然裡生活,提高了江賢二的敏感度,對一些事物也有了新的領略,例如:音樂,他終於把想望了很久的古典音樂變到畫裡。德布西,陪伴從他青春歲月至今,是他在音樂上的初戀情人,他一直很想用平面藝術表達德布西的曲子,卻到了七、八年前才突然開竅,並且破例先想好構圖和顏色,以12張連作一氣呵成地完成了〈德布西──鍵盤〉;〈乘著歌聲的翅膀〉則令他第一次感受到創作的喜悅,那是某一個陽光充足的早晨,他又聽著孟德爾頌的「乘著歌聲的翅膀」,聽著聽著,歌詞和心境突然有了共鳴,就創作了一幅大作品──〈乘著歌聲的翅膀〉。
在臺東的日子,江賢二多半的時間都在創作,常常一天要很精神緊繃地「工作」七小時,「內心想表達的太多了,很多是長久以來所蘊釀的一些想法……」一天之中,他最享受的時分是清晨,通常天未亮就醒的他,待天色有點微光,就端杯咖啡、坐到陽台上去,看海、觀日出、聆聽
鳥語蟲鳴……以感受大自然的美好來開啟每一天,然後再到畫室裡「工作」;傍晚時分,他也一定要再上陽台,以落日餘暉時豐富的天光變化佐一杯紅酒,放鬆一天下來的工作壓力。


是作品 也是夢想
「江賢二藝術園區」預訂2023年建成,江賢二自述,「這是作品,也是夢想。」但更深刻的心意是,他想對社會有貢獻,他想回饋臺東這個再給予他藝術生命與創作能量的地方。為了這個心意,江賢二在心中暗自規劃了四、五年,終於由在德國開業的林友寒建築師團隊完成設計圖。未來,「江賢二藝術園區」將是一個聚合自然、藝術與建築的創作基地,內有接待中心、美術館和藝術家駐村工作室。其中,接待中心和美術館的建築設計以江賢二自己的雕塑作品〈13.5坪 Farm House〉為原型。
「整個園區完成後,會是一件與大自然融合的地景藝術,也會是我最大、最完整的作品。」江賢二期許,屆時可以給予人一整個藝術園區、而非一件一件陳列的作品,讓人進到裡頭來與藝術、自然融合在一起,感受到「人雖渺小,但生命真的很美好。」

2021-03-04T17:14:05+00:00 2021年 03月 04日 更新|分類:潮旅新訊, 私藏推薦|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