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用太完美」 真心系男神吳慷仁

>, 潮旅新訊>「不用太完美」 真心系男神吳慷仁

「不用太完美」 真心系男神吳慷仁


「慷仁哥來試個畫面,笑開一點好不好?」「不要。」他搖頭著說。
但又接了下一句:「要有人跟我聊天我才笑得出來。」
很自然的一個藝人,拿起蓮蓬頭就高歌一曲,背景音是電子樂,但唱出口的卻是老歌,
過了一會又說自己的動作像採紅菱。我們笑他好老派。
從那些拍攝互動,還有他的言談,感受到他是個過著簡單生活、珍惜緣分、更期許自己能永保赤子之心的人。
這是真心系男神吳慷仁,一個自承不需要太完美形象的演員。

TEXT_ 林郁姍 PHOTO_ 張芮 VEDIO_ 莊智淵
MAKEUP_ Aga Chen(BACKSTAGE STUDIO) HAIRSTYLE_ ASA(CUBEX)
THANKS_金普頓大安酒店、初衣食午
BRAND_PRADA、Neil Barrett、JW Anderson Durer 、CITIZEN、ellesse、pls.pls. X needle.no8 tattoo

「照片勿修得太完美。」當在挑選本月《潮旅》雜誌用圖時,吳慷仁只有這麼一個要求。還真是特別,別說藝人了,多數一般人也希望能展現出最完美的一面。但或許這就是吳慷仁獨一無二的魅力,他很真心,相信緣分、相信一見鍾情,期待到老還能用一顆赤子之心去演戲;他很真實,雖有影帝、一線男星等美名加冠,但大多時候考慮到的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,看到拍攝準備的名牌服飾,還叨念著好貴啊,真的買不起嗎?應該是因為他總不忘成為演員前那段苦來的日子吧。吳慷仁絕對是個男神,只不過是很「真」的那種。

演戲 讓「我」成為「吳慷仁」

人生截至目前,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演戲,吳慷仁說,除了興趣以外,生活上多半成就感的來源就是戲劇了,「全心演好戲,才變成現在的我。」合理推測,那演戲就是生活中的養分吧?吳慷仁笑了,他很誠實地說,演戲是銀行戶頭、是填飽胃的糧食啦。當然工作帶來名聲、虛榮、商業代言、成就感,某部分的確也是精神糧食,但說不上來一定要界定什麼,現階段就只有演戲,「現在就把『演戲』這件事做好為主。」他點點頭說著,沉穩嗓音透露著堅定。

吳慷仁近期接了部新戲,角色設定外表又黑又瘦的勞工,他也開始執行瘦身與曬黑計畫,還記得他試穿拍攝服裝時拎了拎褲頭,「我真的瘦了。」他笑說。真令人佩服他的執行力,但他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:「工作該變怎樣就變怎樣啊!」問他不會曬太黑嗎?他馬上接話:「很快就白回來了。」不愧是男神體質,真令人羨慕。誇讚他敬業、願意給角色和自己很大的彈性調整空間,他淡淡地回:「這是演員該做的。」

細膩的觀察家

在踏入戲劇圈的前10年,吳慷仁曾做過幾十份工作,豐富的經驗讓他總是比別人更多了一分留心。比如與《潮旅》在餐廳拍攝時,他會幫忙注意餐具擺放的位置與整齊度;而他近期至馬來西亞拍攝新戲,默默在旁觀察,更讓他收穫不少心得。

吳慷仁說:「去馬來西亞拍戲開拓了我的眼界。」他多半在一旁看導演、副導、燈光人員忙些什麼,也看電影城裡如何配置,雖然對演技沒有直接的幫助,但讓他對工作方式有了新的思考方向,正所謂開了眼界。他分享這次待的劇組很國際化又專業,拍攝節奏有明顯差異,與這群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工作,給了他不同以往的感受,不是格格不入的感覺,而是讓他重新思考劇組要如何互相配合、拍戲。

演戲就是誠實面對自己

吳慷仁的演技是有目共睹的好,他形容影像表演很殘酷,演員付出幾分、觀眾就看得到幾分,就像他在拿下金鐘影帝時講的那番話:「也許我們不是最有天份,但是我們總是可以當最努力的那一個。」他提醒自己,不要因為太常演戲、只有演戲,就乏了、累了,忘記一些最基本的東西,確切來說就是「表演的誠意」;通常看完一段不甚滿意的表演時,不會直接去批評演得很爛,而是感受的到演員有沒有放心思在表演裏頭。吳慷仁認為表演是種過程,所以不會特別回過頭去看自己的戲、事後諸葛,要誠實面對自己、跟自己對話,當下情緒投入跟反射出來的東西,連自己都會驚嘆,唯有走過了、嘗試過了,才會明白自己有沒有進步。

吳慷仁曾經渴望獲得肯定,為自己設下一定要拿金鐘獎的目標,如今已拿到一座金鐘男配、一座金鐘影帝,會不會還有其它勢在必得的獎項?吳慷仁反而說:「已經不是之前的我了。現在的狀態是能進步就不錯了。」被問到心境是否跟之前大不相同,他連續「嗯」

了好幾聲,他說:「會進步啦!會比之前更好啦!要看到自己的進步。」好像是在說服自己、也肯定自己絕對能做到一樣。

珍惜緣分 用簡單面對複雜世界

以為像吳慷仁這樣有想法的人,會竭力去爭取一個喜愛的角色,沒想到卻獲得「隨緣啦」的回答。吳慷仁指出,現實狀況是,戲劇在開拍前較為封閉,劇本內容、會找誰出演,都是一個未知的狀態,他總謙虛地說「謝謝大家不嫌棄」,當緣分到了,就竭盡全力。

不只在職場上如此,對於養寵物,吳慷仁也認為是種緣分,「剛好有隻貓碰到我,我又剛好可以照顧牠。」起初養貓時,碰上貓大病一場,吳慷仁帶牠去開刀、住院,自此培養出革命情感。他把養貓說的很輕巧,把一切用剛剛好帶過,但其實這背後付出的心力又怎麼會少,吳慷仁似乎習慣把事情都說得很簡單。養了4年,偶爾在臉書分享與貓的日常瑣事,常被粉絲調侃影帝居然是貓的奴才;但實際上的相處,吳慷仁說跟貓之間比較像主僕關係:「我家的貓很懂臉色,只要我有聲音上的改變,比如音調提高或降低,貓就會躲起來,或定住看我。」原來他私底下是個嚴肅的人,吳慷仁又笑著補充:「我平常也沒有不正經啊。」

但工作上的吳慷仁的確更活潑外放一點,還會帶動現場氣氛,當DJ、哼歌,或許這是沒有經紀人的一種生存方式,得跳到第一線。因此他更注重私下的獨立時間與空間,喜歡在白天就處理完工作上的事情,沒事就待在家休息,晚上手機調靜音,回歸簡單的生活;就像他最近愛聽的電子樂,也是單純只有節奏的那種。

吳慷仁也很懷念爺爺煮的家常菜,那種很簡單的味道,說著說著就細數了起來,紅燒魚、醬燒肉、炒鹹年糕……,齒頰都忍不住分泌唾液了。他回憶起小時候,還會墊個板凳炒菜,或者是加進很多、很多番茄醬的番茄蛋炒飯。對於懷念,吳慷仁有自己的一套詮釋:「懷念是種懷念,天天吃就不叫懷念了,那叫習慣、上癮。懷念是偶爾吃一次ok啊,但不會特地去做那樣的菜啦。」吳慷仁總是那麼出人意表又獨具道理。

期許永保赤子之心

重視緣分的吳慷仁,未來會選擇照著目標前進,還是順應緣分的安排?他想像一下未來的模樣,沉吟了會兒,出社會前10年在不同工作間轉換,近10年在演藝圈取得一席之地,10年後46歲了,他說:「應該還是在演戲。」但會開啟另一種戲路,比如演爸爸、或是轉型成導演、做一些沒試過的事情吧。好奇吳慷仁有想過一路演戲演到七、八十歲嗎?他連答了:「可以啊可以。」他說:「我想到時應該很厲害了吧,倒不是因為演技,而是時間帶來的能量、底蘊,希望到時還有赤子之心,也希望有導演能來找我演一些比較挑戰性的角色。」

 

2019-08-05T16:15:02+00:00 2019年 08月 05日 更新|分類:coverpeople, 潮旅新訊|標籤:|
0